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军报称打造新型战斗力应改变军事思维方式

2018-12-04 04:53:07

军报称打造新型战斗力应改变军事思维方式

恩格斯说,人的思维是“地球上美丽的花朵”。充分发挥人在战斗力生成中的主体能动作用,需要冲破有悖时代的“思维黑障”,把主体的思维之剑磨得更加锋利,认知的智慧之光点得更加闪亮。

战争形态是战斗力生成的“导向标”“校准器”,也是塑造一定军事思维方式的“模具”。冷兵器战争形态铸就了战斗力生成的“体能模式”,塑造了“兵阵+体能”对抗为主要特征的军事思维方式;机械化战争形态铸就了战斗力生成的“技能模式”,塑造了“火力+技能”对抗为主要特征的军事思维方式;信息化战争所要铸造是战斗力生成的“智力模式”,塑造的是“体系+智力”对抗为主要特征的军事思维方式。

显然,信息化战争更本质的是知识化、智能化战争,全新的“人一机系统”一体化作战平台,凸显了人的主体作用、智力因素在军事对抗博弈中的威力。从而,使思维力成了现代战斗力决定意义的支撑力量。在军事变革实践中加速实现思维方式的“重塑”,通过提升思维力支撑扩展现代战斗力,已成为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的智力引擎。

近几场现代局部战争,“技术差”是导致弱势一方难有“还手之力”的直接原因,但透过“技术差”,在“技”不如人的背后,更深层地所折射出的是“思”不如人。用机械化战争思维,不可能拿出打信息化战争的应对之策。因此,在新军事变革重新描绘战争模样的时候,两军对垒形成的“思维差”比“技术差”更可怕、更致命。如果说,技术优势是战斗力的物质条件,那么,由思维力构设的认知优势则是战斗力的“中枢”和“灵魂”。这是军事变革中的一场“头脑风暴”“认识革命”,也是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的铸魂工程。

克劳塞维茨说,任何思维都是一种能力。这种能力构成了思维主体认识和把握思维客体——战斗力生成的“内在尺度”。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的过程,是一个重建“内在尺度”,开辟新思维通道的过程。当然,完成这个重建,需要探寻军事思维方式变革的实现路径。

认识路径:解放思想,转变观念,超越自我。解放思想的关键是变革军事思维方式,如果没有思维方式的变革,解放思想就只能停留在空洞的政治口号和抽象的理论概念上。在一切导致落后的原因中,思维观念的落后是根本的原因。传统军事观念的束缚是军事思维方式变革的阻力。解放思想、转变观念,是在自我否定中实现自我超越,是在时代变革大潮中主体精神的重塑。

知识路径:知识力,学习力,高智力。知识是思维之本,思维是知识之魂。知识信息构成了全部思维活动的支撑点。每个时代都有其特定知识结构体系,每一次知识结构体系的更替和跃升,都标志着主体思维力的新跨越。成为知识型军人的前提是争做学习型军人。面对“知识爆炸”,思维结构中知识的“保鲜”度,决定着主体思维的活跃程度。如果说学习力表现为吸纳知识、更新知识的能力,高智力则表现为驾驭知识、运用知识、创新知识的能力。高智力是知识力的释放,学习力的升华,思维力的扩展。

文化路径:文化转型,文化自觉,文化创新。“武为表,文为里”。从深层次说,军事思维方式的变革是军事文化的转型。一支军队的军事文化特点、传统和状况,直接影响其军事思维方式的形成和发展,及个性特征。军事思维方式的发展变革,实质上是其内在结构中一系列文化要素的更新和跃升,是一个确立新观念、吸纳新思想、构设新语境、滋养新情愫的过程。清醒的文化自觉,反映了主体在军事思维方式变革中的价值判断力和理性辨别力;睿智的文化创新,展现了主体在军事思维方式变革的精神穿透力和思想构建力。

实践路径:拓宽视野,拓展思路,提升能力。军事思维方式变革的深度,体现在军事思维思路与军事实践需要的适应程度。军事实践活动呈现出的新时态、新趋势,使军事思维思路向着复杂化、整合化、丰富化拓展。军事变革实践是军事思维方式变革的源泉和动力,主体思维能力的提升根源于军事变革实践的发展。

低温冷气机
星力电玩城
铁氟龙热缩管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