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军事

我们在离婚后再牵手

2018-11-02 23:48:55

我们在离婚后再牵手

分开的两个人,因为懂得了爱而渴望重新靠近。

景朴(化名)的人就像他抽的MILDSEVEN(中文名“七星”)烟的外包装一样,一色的米白,简单地配几条粉蓝,干净却带了忧郁。

爱谁就嫁给谁

佳迎(化名)是我供职的个公司的经理秘书,那时向她献殷勤的人不计其数,只不过各有居心罢了。但佳迎是个有主见有原则的女孩,不会因为自己身居特别的位子,就随意而为,所以很得人尊重。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被这个举止优雅,谈吐温和可是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孩看中,我那时不过是一个见习商务代表,小的虾米。即便没有级别的差距,我对她也不会动任何念头,我一直对女孩敬而远之,不敢招惹。

可老天就是喜欢来一点戏剧性的安排,我莫明地成了佳迎的追求者,尽管这只是一个误会。那是一个情人节,当时我来公司已半年,但还是看不出有出头的一天,我觉得很郁闷,开始盘算还要不要继续呆下去。那天部门经理破天荒地早来,看到我在,似乎很高兴,走过来亲切地拍拍我的肩,令我大感意外,要知平时他的眼睛是只朝上看的。

“可能连我姓什么也不知道,对于没有职位的小职员,我们的英文名和工号一样,没有任何意义。”景朴深吸一口烟,自嘲地笑笑,烟雾清肺止咳善用罗汉果从鼻孔里喷出来,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。

经理叫我去的花店订一束玫瑰,十点钟送到佳迎办公室,然后塞我一张字条,上面是拜伦的诗,可惜抄错了一个字。他说,找的卡片抄上,给花店,让他们一并送来。交代完,再用力拍拍我的肩:“一定要办好啊!”我点头,心里极端不屑。

十点钟,花如期送到,其实佳迎的办公室里早已百花飘香,但部门经理还是很高兴,冲我点点头。下班时,佳迎来找我,说晚上可以一起吃饭。我觉得像做梦一样。那天晚上过得非常愉快,佳迎很活泼,完全不是从前那个矜持的样子。我们还叫了一点红酒,她的脸浮现出一抹嫣红,显得格外妩媚,我觉得心跳加速。第二天,部门经理脸色难看地喊我到他办公室。我被炒了鱿鱼,原因是我冒他的名字送花给佳迎。人生真是奇妙,花店误将我的名字附在卡片上,我丢了工作,却迎来了一场恋爱。

有天晚上,佳迎很不开心,她家里希望她早点安定下来,理由是:“女孩子过了25岁还不结婚不好。”我说,那就嫁吧。佳迎说,嫁容易,可嫁谁是个问题,一旦选错人,就是一辈子的事。无论从那方面讲,我都不是追求者中的一个,我知道自己没希望,所以很难过,我极力掩饰心中的慌乱,轻描淡写地说:“爱谁就嫁给谁。”

原来你还没准备好

没想到,这一句话让我赢得了佳迎。2000年2月22日,我们举行了婚礼。后来佳迎跟我说:“别人都是说‘嫁给我’,只有你的话让我觉得你既有自信也尊重我。”我觉得汗颜,只好抱紧她偷笑。

婚后我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。当初我追上佳迎没费吹灰之力,佳迎以为我很用心去了解她点滴的喜好,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她喜欢拜伦,那只是阴差阳错;我凭一句话打动了她,但那不是我的实力,其实我并不自信,我常常觉得岌岌可危,因为我还没有稳固的事业基础,我一直觉得,事业才是男人自信心的有力支撑,而且那句话也不是因为我懂得尊重,那只是我不知所措的一种反应,但这一切叫我怎么跟佳迎讲。可是就算我不讲,佳迎也还是对我大大地失望了。

景朴轻轻地在烟缸里碰熄了手上的烟,熄灭的半支香烟整洁地,美好地,安静地躺在烟缸里。我次看到一个男人这样熄灭一支烟,通常我见到的熄烟动作都有点狠狠的,烟缸里横七竖八躺着的都是扭曲的烟蒂。

我不会追女孩子,因为我没追过,所以,我不懂得察言观色,讨老婆欢心,我以为结了婚就更不需要这项本领,可是我错了。婚姻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生活开始之后,我发现一切都不对劲。以前,我只要食道癌导到点接送她上下班,陪她逛逛商店、吃吃饭,年节送她礼物,一切就很好了,可是,都结婚了,我们天天都在一起,有些事我有意无意就免了。但佳迎对我越来越不满意了。起初我没有意识到,等我意识到的时候,想补救,佳迎却不买账了,她说我没有生活情趣。其实,我没忘记过给她买礼物,只是我不会制造惊喜,而女孩子就算结了婚,也还是喜欢浪漫的,不管那是真浪漫还是伪浪漫。我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,吵架的频率也越来越高,我不知该怎么解决,能做的就是等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再解决问题。

周口治疗牛皮癣医院

终于有一天,佳迎说要和我好好谈谈。我们在咖啡店找了个包间,我觉得佳迎是越来越让我看不透了,在家里就不能谈吗?明天我还有一个重要的客户要见,我想好好准备一下资料。佳迎把婚后所有对我的不满都说了,她问我:“你告诉我,到底为什么,你这样对我?”我不知道,我听得头都大了,我没想到自己糟糕到这种地步,我也解释不清楚,但我总要给佳迎一个说法,想了半天,我说:“可能是因为……我还没准备好,怎么做一个好丈夫。”“原来你还没准备好?……”佳迎泪如雨下。

再牵手,你有勇气吗?

“我就这样轻易地打碎了我的婚姻。”景朴垂下眼帘,他重新拿出一根烟,没有点燃,只是把它立在手掌上轻轻地磕,眼睛望着窗外。很久,他把眼光收回,苦笑了一下。

我的那句话刺伤了佳迎,她觉得我那样讲表明当初我娶她并没有深思熟虑,那不过只是我的一时冲动,我后来的忽略怠慢,只是表明我想清楚了,其实我并不爱她,她觉得很受伤,于是,她离开了我。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她离婚,我觉得她当初选择了我是因为我尊重她,尽管那只是一个误会,可是,我真心希望自己能成为她所期望的那样一个人。

我们可能都不太成熟,人生中两次重要决定都是在想当然中做出的。佳迎走后,我一下子体味到了什么叫空落。每天下班回家,屋子里冷冷清清的,我期待像从前那样,坐在书房里上,等肚子饿的时候,佳迎就带着菜回来了,可是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。清晨,我常常在寒冷中突然醒来,我会习惯性地伸出手,但身边再也没有佳迎那温暖柔软的手的抚摩,我才发觉,从前我有多么幸福,而我已是多么地离不开她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越来越想念她,越来越挂念她,这是婚前婚后都没有过的体验。我试着去找她,可是佳迎并不愿理我。我觉得很挫折,每天下了班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我想了很多,我有点明白了,其实我一直没有真的试着去了解和体察佳迎,因为我的一切来得太容易了,让我以为爱情就是这样的,一切到都会水到渠成。我一下子豁然开朗了,我忘了那是凌晨三点,一口气跑到佳迎家。幸好佳迎的父母没有责怪我不懂事,还是叫醒了佳迎。

我把心里话告诉佳迎,佳迎没说什么,要我回去休息。此后,佳迎不再像从前那么讨厌我,至少看上去是那样的。去年,闹“非典”的那一阵,每天我都去看她,我觉得自己似乎从这时起才真的在追女孩子。

“上个周末是佳迎的生日,我想借机跟她和好,可是……”景朴吞吞吐吐起来。我看着他,他越发地局促,我笑笑:“怕被拒绝?”

“是,人很奇怪,次,我没有求婚,是佳迎选择了我,这一次,我心跳得厉害,反复在心里打草稿,可是,看到佳迎的时候,所有想好的话全忘了,好几次,话都到了嘴边,可是,还是没敢说出口。我怕佳迎对我没信心,真的怕。”景朴握紧了双手,他在寻求内心的力量。

船用电缆
自动点胶机
浮体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