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军事

合肥黑炼油产业链曝光神秘老板独揽地沟油图

2018-11-01 02:30:59

合肥黑炼油产业链曝光 神秘老板独揽地沟油(图)

地沟油,这一食品安全毒瘤,在合肥市近年的专项严打中逐渐销声匿迹。然而,在城市的边缘角落,地沟油的黑产业链是否被真正斩断?近日,有读者向本报反映,在南刘小郢和大兴镇双圩村,多个露天炼制地沟油的作坊区,正威胁着临近的大房郢水库和南淝河河道。6月9日,先后来到两地暗访发现,一条隐秘、垄断的炼油产业链正悄然运转着。河道与田地,正成为炼油作坊的牺牲品。

【钻空】“正规军”太少“游击队”偷生

南刘小郢村,距合肥大房郢水库沿岸不过数里路。去年,这片靠近水库的土地,开始沾染上地沟油污。

44岁的胡师傅老家在安庆宿松县。去年10月,他跟十余名老乡在这片土地上租了房子安营扎寨,他们每天往返于中小餐馆和屋门外的炼油锅之间。像他们这群人在省城“收油圈”里,叫做“游击队”。

2012年,合肥市拟出台《餐厨废弃物管理办法》,办法认定“餐厨垃圾产生者对其负有运输、处理,违规处理餐厨垃圾或罚30万。 ”对从事餐厨垃圾收集、运输服务的单位,“倘若发生任意倾倒餐厨垃圾、将餐厨垃圾与其他生活垃圾混在一起收集运输、擅自收集运输其服务范围外的餐厨垃圾等情况,行政主管部门将责令限期改正,并可处以5000元以上20万以下的罚款。 ”

根据规定,正规回收地沟油、冶炼生物柴油的废物回收公司,需有营业执照、税务登记证、机构代码证等证照,目前,合肥市这样的正规公司,寥寥无几。这就赋予了未注册的收油“游击队”生存空间。对于胡师傅他们来说,“收油来路不成问题,每个月出个百八十元把油收走,剩下的就是炼油了”。

【垄断】大老板吃独食每罐油给六百

9日16时许,以湖北炼油商收油为名,从大房郢水库边辗转多条小路,来到这个隐秘的炼油作坊区。在南刘小郢,十余个露天炼油点分布在两个足球场面积大小的土地上。外围堆放各色垃圾,空气中飘散着恶臭。

胡师傅住处外,立着数十个铁皮油罐。几个油罐间,搭建着一口炼油大锅,锅里放着刚回收过来的地沟油,因为没有初步提炼,冒泡的油面上漂浮着菜叶。

留意到,在这片宽阔的土地上,不以收油炼油为生的住户很少,胡师傅和十余个老乡占据这一地带,家家都有口炼油大锅。

与胡师傅相隔近百米的周师傅,正在炼油。锅内熬制着红黄相间的粘稠液体,一旁一只黑色油桶,有红褐色油料溢出。 “炼油产生的废料废油怎么处理? ”问。 “即便这片地丢满了,水库边有的是空地,有什么发愁的? ”周师傅说。

得知打算以4200元/吨回收地沟油,胡师傅并没有多大兴趣。 “像你眼前的这些油罐,每罐约有380斤,每罐能卖到600多元。 ”胡师傅坦言,“你们出的这个价,平摊到每罐的价格约在800元。的确有吸引力,但即便是再加些价码,我们也不敢卖。 ”在追问下,胡师傅道出个中原因,“我们都卖给一个大老板,如果我们私下卖给他人,生活就别想过好了。 ”

【担忧】废料对准南淝河堵实河渠

在瑶海区大兴镇双圩村,地沟油作坊给环境带来的影响更为触目惊心。探访发现,该村本地人已搬走大半,近十个地沟油炼制点使这个村子更像是工厂,邻近村庄一条通往南淝河的河渠,已被炼制点排放的地沟油和垃圾堵塞。

去年7月,当地主管部门曾查处过这个地沟油作坊区。不过,如今这个作坊区仍在继续运作。

村西南边,老周家的炼油大锅就立在河堤旁。河堤边油污垃圾遍布,为了掩人耳目,老周在大锅边搭起了石膏板墙。得知要收油,老周主动把带进家中,找来一根细长的塑料管插进油罐口里,再抬手一提,泛黄色的地沟油粘着管子出现在眼前,“油里的沉淀物是正常的,毕竟我们这里炼制的条件有限。 ”

老周家门外,一口大锅正炼制着地沟油。 “一锅油,两个小时就可以炼制成。 ”老周承认,剩下的废料就直接排到河道里。对于销路,该村另外几家炼油的住户说,“只要你炼出来,有专门的人来收,收油的都是一个圈子。 ”

与南刘小郢不同,双圩村内还隐匿着多家无名的豆腐加工作坊,有的跟地沟油炼制点仅一墙之隔。看着炼制地沟油的废料与生产豆腐的“土锅炉”排放的污水交融在一起,让人不禁生忧。

贵圈真脏!

他们是“收油圈”里的“游击队”“每个月出个百八十元把油收走,剩下的就是炼油了”废料废油怎么处理?“即便这片地丢满了,水库边有的是空地,有什么发愁的?”“只要你炼出来,有专门的人来收,收油的都是一个圈子。”(安徽商报)

原标题:合肥黑炼油产业链曝光神秘老板独揽地沟油(图)

稿源:中国

作者:

星力捕鱼在线玩
耐高温电缆
手机麻将代理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